近年來,隨著中國加入WTO,中國正逐步加快開放證券市場的步伐。然而,證券市場的開放是一把雙刃劍。一方 面,市場開放意味著有利於證券市場的發展,吸引國際資本,促進經濟增長。另一方面,市場的開放也存在一定的 風險,甚至導致了金融危機的發生。本文探討了我國證券市場開放的可能效率和風險。

  一是證券市場開放的內涵

  一般來說,證券市場應該包括構成市場的所有要素,以及維持這些要素運作的規則和概念。因此,證券市場的開放 ,當然是指證券市場的組成要素的開放和維持證券市場運行的制度開放。

  一、證券市場表面水平開放結構要素開放。其中包括:(一)證券及相關衍生工具的開放,即金融衍生工具的不斷 發展和引入市場。證券投資者的國際化,意味著國內外投資者可以方便地進出國內進行證券投資。(三)證券金融 家的國際化,即國內外金融家可以自由出入國境籌集資金。(四)證券中介機構的設立,即國內外證券中介機構也 可以方便進入對方證券市場從事經營活動。

  2、證券市場的深層次開放-制度的開放。這主要包括操作規則的國際化和證券市場概念的國際化。

  二是中國證券市場開放的效率分析與風險分析

  (一)、效率分析

  國際經驗表明,證券市場的開放無疑影響著微觀經濟和宏觀經濟。因此,證券市場開放帶來的效率也可以分為宏觀 效率和微觀效率。

  1、宏觀效率分析

  從宏觀角度看,證券市場開放帶來的效率只不過是其經濟增長效應。那么,證券市場的開放是如何促進經濟增長的 呢?它們之間的傳導機制是什么?到目前為止,解釋開放證券市場如何有效促進經濟增長的理論已經出現。比較有 代表性的是佩加諾模型,如果適用於中國,同樣適用。

  (1)、帕加諾模型

  帕加諾模型 (paganomodel) 是現代金融理論中一種典型的理論模型,它解釋了證券市場開放促進經濟增長的機制.. 基於內生經濟增長,模型認為總產出是總資本存量的線性函數..

  Y代表國民經濟產出水平,K代表股本,A代表資本產出率。

  假設人口規模保持不變,整個經濟僅生產一種可用於投資或消費的商品(如果用於投資,則按每個時期的增量折舊 ),總投資等於:

  在一個封閉的政府經濟中,證券市場的均衡條件是儲蓄總額等於投資總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