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看樹影穿越枯澀,看沉寂日漸蔥籠,安暖又生香。折一枝花柳,等你在最初的季節。用心甘情願,成全著一份 隔山隔水的念想。誠然,存在便是最好的長情,而你恰恰是我餘生最愛的煙火。漫漫時光,水如月涼,盈虧都是不 隨人意而流轉的。人與人間唯有相惜,才會相暖。唯有不辜負光陰,才是靜好。有一種相愛,會在流年的光影裏淺 笑而安,如初見。如你眼中的溫存。...